集團新聞

京津冀產業創新協同發展高端會議

來源:本站 作者:新聞資訊 更新時間:2016/6/12 11:11:18

京津冀產業創新協同發展高端會議

518日上午,作為2016·廊坊國際經濟貿易洽談會三大高端會議之一的京津冀產業創新協同發展高端會議在廊坊國際飯店召開。

 

商務部部長助理劉海泉出席并致辭,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李毅中應邀出席。副省長張杰輝,省政府黨組成員、廊坊市委書記王曉東,廊坊市委副書記、市長馮韶慧,市委常委、副市長賈永清,副市長王曦,市政協副主席張衛東,市政府黨組成員張春生等出席會議。

會上,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李毅中,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中關村創新發展研究院院長趙弘,美國硅谷山景城現議員、前市長Ronald Michael Kasperzak JR等與會嘉賓,分別圍繞抓住機遇、選準路徑、推進河北新型工業化作為先行先試改革平臺的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在協同發展中打造創新廊坊’”等主題發表演講。

在隨后的京津冀產業共同體的主題論壇上,Ronald Michael Kasperzak JR,加州門羅帕克市現議員、前市長Marian Catherine Carlton,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玨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巡視員魏加寧,國資委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王忠明,中國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元,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等嘉賓圍繞加速京津冀產業創新、承接產業孵化成果、現有產業轉型升級及產業創新思路等展開熱烈討論。

Ø  專家觀點

商務部部長助理 劉海泉

京津冀協同發展是國家區域發展的重大戰略,對緩解區域發展不平衡矛盾、培育經濟增長新動力和新的增長極具有重要意義。京津冀要發揮各自的優勢,不斷拓展合作空間,建立和健全區域協同創新機制;

要合理定位,錯位發展,把北京的研發和市場優勢、天津的創新成果轉化形勢和河北的制造優勢結合起來,優化區域創新資源,共建園區、創業創新項目,形成具有較強創新能力的產業鏈。京津冀統一市場,形成商貿物流網絡,物流一體化。

廊坊地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核心區,在促進京津冀產業轉型升級和深入融合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為推動京津冀產業創新協同發展,積累了較多的經驗,提供了范例。

商務部將發揮統籌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優勢,全力支持京津冀產業創新協同發展,建設多層次、多功能、便捷高效的商貿物流網絡體系。

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 李毅中

李毅中提出,京津冀協同發展對河北省而言,機遇難得、任務艱巨。

按照區域整體功能和三個省市的功能定位,實現產業一體化,對北京市來說,需要發揮科技創新中心的作用,退出一般性制造業,疏解非首都功能;天津市要優化發展高端裝備、電子信息、航空航天、生物醫藥等先進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打造全國先進研發制造基地和生產業、服務業集聚區。對河北省來講,要積極承接京津產業轉移和科技成果的轉化,改造提升鋼產業,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實現新舊動能的接替轉化,建設新興工業化基地。

根據河北省“十三五”規劃的綱要,河北省工業轉型升級有四個方面任務。第一個任務,傳統產業優化改造升級,讓它成為先進制造業。第二個任務是培育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包括以高鐵、動車、航空裝備、新能源汽車、機器人為重點的高端裝備制造,以數據中心、集成電路、軟件信息服務為重點的電子信息產業,以及節能環保、生物醫藥和高端醫療器械設備等新興產業。第三個任務是打造現代商貿物流重要基地,服務京津,建設首都物流產業帶。第四個任務是強化能源供應與保障,合理開發科學運用,推進風能、光能、地熱、生物能等規模發展,建成張家口可再生能源示范區。

統籌規劃合理布局,要構筑各具特色的園區經濟,河北選擇了正確的發展路徑和模式。從全省來看,將打造京、津、廊新技術產業帶,沿海臨港產業帶、沿京廣線先進制造產業帶、沿京九線特色輕紡和高新技術產業帶,以及張家口、承德綠色生態產業帶。要做大做強一批工業園區、倉儲物流園區、高新技術園區、生產型服務園區,建設新型工業化基地、產業轉型升級試驗區和各類特色園區。

從河北和各地的實踐經驗證明,產業園區是實現新型工業化的一個成功方式,是區域經濟升級換代的有效途徑。一般講,產業園區有以下幾種形式,第一個是同類企業的集聚,形成特色的專業園區;第二類是上下游產業合作配套,以資本為紐帶的行業園區,形成了地方的條狀經濟;第三個類型是基于科技型、創新型企業,引入科研機構、設計單位和高等院校的科技型產業園區;第四類是現代倉儲物流等生產性服務園區。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蔡昉

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作為先行先試改革平臺

“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有一方面或多或少被所忽略了,即‘先行先試改革’”,對兩市一省來說,比起很多產業機會,“打造若干先行先試平臺”可能更重要。

蔡昉表示,歷史經驗表明,國家出臺政策或實驗項目等,大家首先都抓住產業發展機會,優惠政策,便利條件,這是比較容易抓住的機遇,但是借機允許改革突破原有體制制度障礙,建設新體制,甚至花錢買新體制,這第二大機遇,有的地區抓住了,有的地區沒有抓住。

談到目前中國整體改革時,蔡昉分析,有“三個認識”問題沒有解決:

第一個認識是改革帶來增長,不是人人都相信改革能夠真正促進增長,但事實上改革帶來長期可持續發展,甚至很多改革可以帶來真金白銀的改革紅利。

第二個認識上是即使知道改革帶來紅利,但是就一個部門、一個地區來說,改革是要付成本,付出成本的地區和得到改革紅利的地區不對稱。因此,引起某些部門、某些地區觀望等待。

第三個認識是如果經濟減速進入新常態是需求側原因,好像不需要改革,或改革不用那么著急。而中央判斷稱供給側、需求側原因都存在,但是主要矛盾在供給側,因此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的改革。

他進而談到“供給側改革”表示,供給側改革可能帶來改革紅利收益是看不著的,紅利出現了但不能把改革和改革效果直接對應上。他甚至進行了改革紅利推算,2011年到2020年,如果每年勞動參與率能夠提高一個百分點,GDP潛在增長率可以提高0.88個百分點;全要素生產率如果每年能夠提高一個百分點,對應的GDP潛在增長率是0.99個百分點。

改革是不是帶來紅利,是不是增長和改革,不是非此即彼,此消彼漲,蔡昉表示,他提到三元悖論稱,中國新常態問題是在供給側,用改革可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增加勞動力供給,改善資本配置效率,提高經濟增長速度,同時沒有強刺激,也就沒有金融風險。改革、增長、穩定構成的三角形是最穩定的結構,可以利用穩定結構來同時實現三個目標。

他還談到中國經濟前景表示,通過對中國經濟改革紅利的模擬得出,如果按過去趨勢自然發展,中國潛在增長率會逐漸下降,但不會一下降到3%4%,當降到3%4%時是到2050年前后,那時中國可能是發達經濟了。如果有不同組合、不同力度的改革全面得到實現的話,最終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長率將接近大寫的“L”型。

中關村創新發展研究院院長 趙弘

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打造“創新廊坊”

趙弘提出,當前北京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亟待從“創新城市”向“創新城市群”演進。在京津冀協同規劃中,一項核心內容就是要發揮首都創新城市優勢,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中心。根據對幾大世界級創新中心的研究,一個重要趨勢特征是,世界級創新城市都在經歷由創新城市向以中心城市為核心的城市群演進。這些城市群中不同節點的城市承擔著整個創新城市鏈條上的不同功能。北京具備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基礎,北京集聚了全1/3的國家重點實驗室、1/2以上的院士、1/5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全市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61.3件,居全國首位。2014年北京輸出技術成果交易額3137.2億元,占全國1/3,是排第二位的上海的5.3倍。北京已經發揮出帶動

全國創新發展的作用。

他分析,由于北京與周邊發展水平落差大,產業鏈、產業集群不夠完善,北京創新資源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不突出。北京科技成果、投資項目的導彈式外溢。究其原因,北京中心地鐵密度遠遠低于國際大城市,承載力不夠,周邊缺乏市郊鐵路使得北京沒有把功能輻射到周邊。京津冀協同發展提出軌道交通協同,隨著城際鐵路,特別是市郊鐵路的建設將為形成產業集群打下基礎。

趙弘提出,廊坊具有建設“創新城市群”重要節點城市的優勢和條件,已經具備一定的產業基礎,聚集了華為、富士康、京東方等一批龍頭企業,初步形成了產業集群;在燕郊高新區、固安鈦谷聚集了神威藥業等一批行業龍頭和科研機構,具備承接北京生物醫藥科技成果轉化的基礎和條件。

在推進“創新廊坊”建設上要突出“四個強化”:強化創新主體培育,發展總部經濟、建設一批科技研發平臺、專業化中試平臺,新型孵化器、科技公共服務平臺;強化產業集群的打造;強化空間資源的優化,北三縣重點依托燕郊高新區,積極吸引科技成果轉化落地,成為北京產業轉移和創新功能延伸的首要承接地,廊坊市區積極對接首都創新資源,加快完善城市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提升創新發展能力,成為全市的核心動力引擎,輻射帶動其他區縣發展,南部借助于臨空經濟向著國際化高端化的發展方向;強化體制機制創新。

美國加州山景城現議員、前市長 Ronald Michael Kasperzak JR

政府營造環境助推企業創新發展

Ronald Michael Kasperzak JR認為,硅谷更多的是一個規劃的成果,這里有很好的標準的教育的體系,有高素質的人才,也有很好的政府的實體資源,有一些軍事基地,硅谷接受了非常大的政府投入。

他認為,加州的各級政府確實也是在很多方面參與硅谷的產業發展,但是并不是告訴這些企業要怎么做,而是創造一個積極的環境,幫助企業實現夢想的環境,最重要的就是幫他們吸引人才。人才愿意到硅谷給這些大企業工作,因為這里的住宅非常貴,如果拿不到很好薪水的話,他們就買不到房子,所以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使這里的房子保持在一個合理的價格。政府也正在加大力度解決交通問題,使得這些公司能夠給他們員工提供更好的通行方面的福利。

政府發現谷歌的員工分布在各地,加州各級政府也在合作,更好地為企業服務。創新經濟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顛覆式的經濟發展。政府必須要不斷地學著適應這樣一種顛覆式的公司給行業帶來的影響。政府應該適應這種改變,但是不能告訴這些企業說,你不能這么做,必須要想出一個新的辦法來適應這些企業的發展,只有這樣,才能使得創新經濟獲得最大的成效。

另外,加州各種行業委員會和各級政府一直在試圖成為這些企業更有效的合作伙伴。最終,當企業決定企業發展的方向和要做事情的時候,政府讓步于他們,讓市場的力量來決定他們發展的方向。政府所做的就像畫家一樣,提供一個顏料、畫布,但是企業來決定到底在畫布上畫什么,工作非常靈活。只有這樣,才能實現真正的創新經濟,使得硅谷成為一個創新經濟的中心!

 

在隨后的主題論壇環節,圍繞“京津冀產業共同體”主題,硅谷門羅帕克市現議員、前Marian Catherine Carlton,硅谷山景城現議員、前市長、加州州議員候選人Ronald Michael Kasperzak JR,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玨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巡視員魏加寧,環保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中國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元,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等國內外政要、學者,從國際和國內兩種視角、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共同探討京津冀區域產業合作發展新路徑,為京津冀產業協同發展獻策。

? COPYRIGHT BORI CHENGFA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猪年大吉电子游艺